长沙工程机械产业浴火蝶变

   走出低谷,工程机械产业结构更优、企业竞争力更强,部分产品市场地位常年居国内第一甚至世界首位

  长沙晚报记者 伍玲

  在美国硅谷,电子信息产业冠绝全球,谷歌、甲骨文、英特尔、思科、苹果云集于此;在德国斯图加特,汽车产业称雄世界,奔驰、保时捷、尼奥普兰等密集分布;在湖南长沙,又是什么能让世界震惊?

  有人说,是工程机械。这里,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铁建重工4家企业跻身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配套企业200余家,联合株洲、湘潭、衡阳打造一个世界级产业集群,指日可待。

  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曾多次考察长沙工程机械企业,勉励长沙企业要瞄准世界一流,打造一流品牌。

  今年3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胡衡华在三一重工调研时指出,传统优势产业和骨干企业要加快转型升级,瞄准产业链、价值链高端,特别是核心技术研发领域,加快智能化数字化改造,在强链、补链、延链上做好文章。

  瞄准的是目标,一流品牌是理想,如何找准方向,实现理想,将长沙培育成世界级产业集群的领头羊?昨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变化 经历五年低迷,重回巅峰

  有人说,不经历低谷的阵痛,就无法品味巅峰的喜悦。这句话,放在当下长沙工程机械企业身上,再形象不过。

  2012年,长沙工程机械产能爆发式增长,超过全球工程机械需求量,而宏观经济回落、固定资产投资持续放缓,在产能过剩和需求低迷的双重夹击下,长沙工程机械产业俯冲直下,摔得遍体鳞伤。

  此前,中国挖掘机品牌逾百个,在此种经济形势下,许多工程机械企业纷纷倒闭或被兼并。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龙头企业元气大伤,三一重工员工曾一度从7万人锐减到一半,中联重科2016年亏损9.3亿元。

  当头一棒,彻底打醒了企业的管理者,让他们真正重视企业的管理问题和破解核心技术难题。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告诉记者,三一重工第一步是优化企业内部结构管理,控制成本费用,提升流程信息化水平,效果明显。第二步是瞄准新契机,成立领导小组,专门负责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在国内市场低迷之时,让海外市场迅速补位。

  中联重科则保持沉默,回归主业,保持初心,革新技术,4.0泵车一经亮相,惊艳世界,高度也从40米、49米升到56米,63米4.0泵车还未下线就已成为“明星产品”。

  从2017年开始,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等重大规划带来的项目落地、PPP模式的成熟、工程机械产品更新换代等,国内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增势强劲。

  企业打破寒冰迅速回暖。三一重工营收和利润遥遥领先其他工程机械企业,国内排名第一,今年有望回归巅峰;中联重科上半年新增9款4.0智能化工程机械产品,实现营业收入147.2亿元、净利润8.64亿元。

  重塑 产业、企业旧貌换新颜

  五年时间,商海浮沉,足以让一家小微企业成长为龙头企业,也能让一家企业轰然倒塌。大浪淘沙,存活下来的,早已练就钢筋铁骨般的身躯。

  从产业角度来看,长沙工程机械产业已是脱胎换骨。一批工程机械企业倒闭后,市场和产品的“留白”,让长沙企业顺势而为,丰富产品结构,抢占市场。目前长沙可生产12大类、100多个小类、400多个型号规格的产品。

  优势产品层出不穷,部分产品市场地位常年稳居国内第一甚至世界首位:挖掘机产销量居世界首位;混凝土机械产销量居世界首位;隧道掘进机市场占有率国内第一;流动式起重机与塔式起重机产销量全国第一。

  一批“明星产品”登上世界舞台。3000吨级履带吊起重机、2000吨级全路面汽车起重机、101米碳纤维臂架混凝土泵车、(TBM)大型全断面隧道掘进机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烈火淬真金,浮沉存血性。

  长沙工程机械企业历经磨砺,骨子更硬、身板更实。三一重工在专注工程机械产业的同时,寻求裂变式发展,衍生出三一众创、三一重卡、树根互联等行业新兴龙头。

  中联重科在混凝土机械、起重机械等关键产品市场持续保持领先优势,烘干机、小麦机等农业机械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也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山河智能凭借“先导式创新”,从小挖机着手,最早走出了市场低迷的泥淖;铁建重工毅然拒绝了国外的技术支援,坚持自主研发,如今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一半。

  自省 核心零部件技术突破时不我待

  市场寒冬过后,工程机械产业结构更优,企业竞争实力更强,但一些共性问题仍然摆在面前:核心零部件短板有待突破,产品同质化竞争问题未化解等。

  市经信委党委书记、主任黄滔告诉记者,尽管长沙部分产品市场占有率居世界首位、全国第一,但企业规模和实力相比国际龙头企业差距明显,整体市场占有率仍需提高。

  从2018年度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排行榜来看,美国卡特彼勒公司以266.37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占全球工程机械市场份额16.4%,日本小松公司以192.44亿美元的销售额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11.9%;而三一集团在国内排名第二,但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7%。

  长沙虽然享有“中国工程机械之都”美誉,但在高端液压件、传动件和控制元件的核心技术方面尤显不足,特别是最核心的液压件技术,长期被德、美、日等国少数企业垄断。

  从细分领域来看,作为执行元件的液压油缸在国内发展较快,基本实现国产化,国内市场专用油缸已形成日系、韩系和自主品牌三足鼎立的局面。如三一集团在发动机、油缸和车身控制器配套上已能自行生产。而作为动力元件的液压泵和控制元件的液压阀是装备制造业的核心零部件,除部分通用阀国产化外,主泵主阀等产品仍严重依赖进口。

  数据显示,2017年,中联重科起重机用液压件的国产化率为10%,起重机用发动机的国产化率为15%,起重机用传动减速机、桥的国产化率为8%。配套件产业短板影响了产品附加值的进一步提升,发动机、液压件等关键部件已成为长沙产业发展的短板。

  出发 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

  屈膝,是为了跳得更高;自省,是为了更好地出发。品读成功企业的发展史会发现,它们有两颗“心”丢不掉:初心和雄心。初心是坚持自己的主业,雄心是不满足于现状,“永动机式”的创新。

  城市发展亦是如此。要做到“长沙动,世界动”,就要将长沙工程机械产业打造成世界级产业集群。这意味着,长沙必须具备世界领先的总量规模和技术水平,拥有世界知名品牌和企业集团,具有世界级产业链条和产品。

  这中间的核心,是培育世界级品牌、世界级企业。黄滔表示,长沙要对标徐州,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工程机械龙头要对标卡特彼勒,要着重加强产业的横向集聚和垂直整合,重点将三一重工、中联重科打造成世界级品牌,支持山河智能、铁建重工等龙头企业通过并购重组、共建、共赢等方式,延长产业链条,实现做大做强。

  毫无疑问,在三一重工、中联重科等企业成为世界级企业的道路上,最重要的是要取得核心零部件的突破。如果不能实现发动机、传动件和高端液压件的本土化配套,长沙工程机械产业的发展将被国外品牌紧紧扼住咽喉。

  要实现核心零部件的突破,长沙必须双管齐下。培育和引进国内外知名发动机、高端液压件等关键零部件厂家,提升本地配套能力,同时通过溢出与产业带动效应促进本地配套企业的发展。

  而持续的创新,也将让企业在瞬息万变、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保持优势。长沙需支持企业着力推进“产品4.0工程”,以“模块化平台+智能化产品”为核心,开发系列“能感知、有大脑、会思考”的智能产品。

  唯有如此,长沙工程机械产业方能立于世界产业之林。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