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的帕尔马,曾是记忆中绚丽的彼岸花

 位于意大利北部波河平原南,缘临帕尔马河旁有一座城,这座城市以乳酪制品而闻名,同时也因一支球队闻名于世,这支球队正是已建立百年的帕尔马足球俱乐部,人们习惯称这支球队为奶牛军团。尽管这支球队总是在百年历史长河中命途多舛,如同美丽却拥有诅咒的彼岸花,但一切危机之后,他们也总能化险为夷。帕尔马本赛季再次回到了意甲赛场,它的回归既让曾经意甲七姐妹再度重聚,也唤醒了人们有关于这支球队的美好记忆。

百年帕尔马

 


帕尔马俱乐部的前身是1913年成立的威尔第足球俱乐部,以帕尔马作曲家威尔第的名字而命名。1969年,威尔第俱乐部与另一支球队帕尔门塞队合并为帕尔玛足球俱乐部,因为帕尔马只是意大利北部的一座小城市,经济、人口等先天原因造就了帕尔马俱乐部之后几经沉浮,球队早期大部分时间都在低级别联赛徘徊,并且屡次遭遇挫折,破产、更名对帕尔马来说是家常便饭,但这样一支球队却总能浴火重生,创造属于足球本身的奇迹与辉煌。

经历了1968年的破产与1969年的合并重生后,属于帕尔马真正的奇迹开始于1985年,那一年球队找来了对球队未来影响很深的阿里戈-萨基作为球队教头,萨基用他“全能型球员”的足球理念影响着球员们的成长,在萨基看来,全能型球员能让他们适应更多的战术,能让球员拥有更高的球商与战术即时转变,这样的理念终于让帕尔马脱离了意丙联赛的泥潭,球队不仅成功的升入意乙,还培养出了前意大利国脚梅利。

 

不过足球世界里,俱乐部对于探寻人才的嗅觉很强,阿里戈-萨基的成功自然引来了更多大球会的关注,其中时任AC米兰主席贝卢斯科尼十分欣赏萨基,并随后把他带到圣西罗,萨基的到来为米兰开创了一代王朝。

萨基的离开对帕尔马来讲是一种损失,不过在遗憾失去“徐元直”萨基之后,帕尔马又找到了自己的“凤雏”泽曼,泽曼给帕尔马注入了进攻的基因,而帕玛拉特奶类食品公司成了帕尔马的新股东,这让帕尔马的财政得到了空前的提升。尽管这两名教练都没有长期执教帕尔马,但为帕尔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随后另一位扮演着“诸葛孔明”角色的功勋主帅斯卡拉的上任,这大大增强了球队股东的信心,球队逐渐具备了走向成功的潜质。

七姐妹的辉煌时代

 


毫无疑问,90年代的意甲联赛无疑是世界上最顶级的联赛,意甲联赛云集了几乎世界上所有顶级的球星与球王,“意甲七姐妹”成为了那个时代最闪亮的标签,帕尔马正是其中之一。由于意大利国内联赛的群雄并起和对欧洲各大杯赛的统治地位,人们也把当时的意甲联赛称之为“小世界杯”,足以可见当时意甲联赛的激烈与知名度。同样在90年代,中央电视台开始对意甲联赛进行转播,很多国内球迷是在那时播下了对意甲联赛痴迷的种子,对意甲联赛,中国球迷拥有着他们独特的情怀。

1989-1990年赛季,已经具备成功潜质的帕尔马终于闯入了意甲联赛的舞台,帕玛拉特集团买下了球队45%股份,成为俱乐部主要赞助商,球队老板斯蒂法诺-坦济用他对球队的热爱支持着球队的发展,进入意甲联赛之后,巴西国门塔法雷尔和瑞典国脚布罗林等知名球星加盟帕尔马,大大提升了帕尔马的实力。他们先是在90-91赛季获得了联盟杯的参赛资格,随后又在第二年捧起了意大利杯的冠军,帕尔马的成长速度令人惊讶,而造就这一切的除了热爱,还有帕尔马这支俱乐部天生的坚韧品格,这让他们既能够击败意甲豪强尤文图斯,也让他们在1993年收获欧洲优胜者杯。

之后的赛季帕尔马继续在国内与欧洲赛场扬威,这其中令人记忆最深刻的当属1994-1995赛季与尤文图斯的三线争霸,那是帕尔马与冠军极为接近的赛季,但可惜帕尔马最终再次与联赛冠军无缘,不过在联盟杯决赛中,他们击败斑马军团捧得冠军奖杯。除了这座联盟杯奖杯之外,他们还在1999年再度捧回联盟杯冠军。这支小城市的球队成为了亚平宁北部三强外最有竞争力的球队,而他们不到20万的总人口数也不过只有3个圣西罗/梅阿查的主场座位数而已。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他们的成功,在成功的背后,是一批身穿帕尔马球衣的著名球星们。

 

在90年代中,帕尔马俱乐部因球队赞助商老板坦济的大力支持在转会市场收获颇丰,除了像之前所说的巴西国门塔法雷尔与瑞典国脚布罗林之外,他们还引进了比利时国脚乔治-格伦,他在加盟后成为了帕尔马的后防核心;帕尔马还从麦德林民国挖来了哥伦比亚球星法斯蒂诺-阿斯普里拉,从那不勒斯挖来了马拉多纳10号接班人的吉安弗朗哥-佐拉与小卡纳瓦罗;从阿根廷传统豪门河床手中买来了前锋克雷斯波,先后从对手桑普多利亚手中引进了进攻天才恩里科-基耶萨和“巫师”贝隆共同组成恐怖的进攻组合;再加上从摩纳哥签约自由球员图拉姆,短暂效力的因扎吉,高价巴西国脚马西奥-阿莫鲁索,当然他们还有自己出品的小将布冯……,可以说那时的帕尔马阵容令人感到恐惧,这是一支同时兼备坚固防守与进攻才华的球队,而知名教头斯卡拉与安切洛蒂的执教也是他们在90年代取得成功的基础。

 

只是当年的意甲联赛实在竞争激烈,除了北方豪强尤文图斯、米兰双雄外,还有那不勒斯、佛罗伦萨、桑普多利亚,再加上帕尔马,意甲七姐妹的美名享誉世界足坛,相比其他球队,90年代只有佛罗伦萨与帕尔马没有收获过联赛冠军,帕尔马终究没能捧得一座改变球队历史的意甲冠军奖杯。

新世纪的苦涩与希望

 


经历了90年代的辉煌之后,帕尔马这支多灾多难的球队在新世纪初再次遭遇挫折,2003年球队赞助商帕玛拉特集团因涉嫌金融违规而导致破产,挚爱球队的老板坦济也只能锒铛入狱。当时的意甲俱乐部背后无疑都是家族资本在进行支撑,虽然这些资本家毫不掩饰自己对足球的热爱,但同时也让球队未来的发展变得危机四伏。毫无疑问,帕玛拉特集团的财力支持铸造了90年代帕尔马的辉煌,但这个家族企业也肆无忌惮的进行着扩张,家族企业的资金链变得越来越脆弱,而在财务丑闻爆发后,集团的资金链彻底断裂,企业的破产只能让帕尔马俱乐部接受被接管的状态。

 

在经历了数十载的土豪生涯之后,帕尔马再一次面临来自经济的压力,球队的成绩大幅下滑,曾经的光辉不复存在,为了维持生计,球队只能变卖队内的球星,卡纳瓦罗、布冯。克雷斯波等核心球员相继离开球队,帕尔马正遭遇着又一次危机。

 

其实帕尔马的破产不过是意大利职业俱乐部运营的缩影,90年代意甲繁华的背后其实也有很大的资本泡沫,即便是各大豪门也都存在着俱乐部股权结构失衡的现象。过于单一的股权结构让俱乐部的风险过于集中。其中尤文图斯与米兰双雄的发展就可以成为鲜明的对比,斑马军团在发现股权危机后做出了明智的改变,改革了内部股权结构,阿涅利家族的控股比重得到稀释,吸收了更多多元化的资本。反之,不管是以莫拉蒂家族为主的国际米兰还是贝卢斯科尼家族的AC米兰,他们在之后均遭遇了财政包袱,两个家族不得不出售自己的股份,斑马军团与米兰双雄现如今处境的对比也正是球队资本运营差别的体现。

 

不过在帕尔马身上,他们似乎自带悲情与希望的色彩,他们并不惧怕挫折,自打俱乐部成立起,他们就已经习惯面对挫折,并在挫折中寻求重生的希望,这对当时的帕尔马俱乐部而言正是如此。球队没有了星光璀璨的阵容保障,但这也没能掩盖帕尔马人的青春激情,一支崭新的帕尔马正努力孕育着未来的希望,而这支赋予青春希望的故事要从另一个称号说起:青年近卫军。

2002年到2004年的两个赛季,帕尔马在主教练普兰德利治下重新起航,以穆图、阿德里亚诺领衔的青年近卫军开始了捍卫帕尔马的战役,当然他们还拥有当时的亚洲第一球星中田英寿,在俱乐部动荡的情况下,凭借穆图与阿德里亚诺们的高效发挥,他们仍能在欧洲赛场搅起腥风血雨,罗马尼亚天才穆图的才华让人记忆深刻,意大利联赛不缺天才球员,但球风充满智慧与才华的穆图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另外租借而来的阿德里亚诺则是暴力美学的代表,也是凭借在帕尔马的惊艳,阿德里亚诺才逐渐成为了国米的国王。不过随着帕尔马在2004-2005赛季的欧联杯被莫斯科中央陆军淘汰后,他们还是结束了连续十五年征战欧洲联赛的荣誉。

 

其实帕尔马的青年近卫军是迫于无奈,他们在2005年夏天相继流失了费拉里、莫雷蒂、布拉西、卡斯特利尼,帕尔马的防线核心几乎全部离去,帕尔马的重建是被动的,却也是充满希望的。2004-2005赛季,球队的阵容空前年轻,当时的门将是24岁的法国门将弗雷,罗内蒂和波腾扎组成意甲最年轻的中后卫组合,这个U21国家队的中后卫组合都只有20岁,另外位居后防线两边的博内拉与博沃同样只有23岁和21岁;中场由25岁的格雷拉和28岁的莫菲奥领衔,左右两边则是24岁的马尔基奥尼和布雷西亚诺,而他们进攻线上的最大希望则来自22岁的小将吉拉迪诺。

毫无疑问,这支帕尔马可以说是近十多年来最寒酸的帕尔马,但即便如此,青年近卫军还是让人们记住了自己,只是足球世界其实也是资本世界。在2008年,帕尔马遭遇降级,虽然很快他们便杀回意甲,但那时的帕尔马已经彻底沦为中下游球队,球迷再也看不到那个曾经辉煌的帕尔马,而谁都未曾想到,最严重的危机正朝着帕尔马俱乐部靠近。

患难之中见真情

 


2013-2014赛季,在远离欧洲联赛多年后,帕尔马在当季一鸣惊人,球队力压都灵与AC米兰获得意甲联赛第六名,球队时隔9年后再一次回到了欧洲联赛赛场,赛后球员们穿着印有“梦想成真”字样的T恤庆祝,然而在这成功的喜悦下,谁都不曾想到危机正潜伏而来,这场危机将帕尔马的梦想击得粉碎。

2014-2015赛季初,意大利足协对各家俱乐部进行了严格的财政审查,这次审查让球队主席运作的黑幕曝光,原来在球队正常运转的背后,是球队主席吉拉尔迪一系列违规的操作,仅仅30万欧元的所得税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推动了球队资本危机的爆发,很快30万欧元就变成了高达2.18亿的巨额债务,球队主席吉拉尔迪无力偿还,新主席马内蒂又曝出洗钱丑闻,帕尔马的狂风暴雨般的黑暗终于到来,2015年球队仿佛烫手的山芋,这支给意甲带来无数荣誉与希望的百年俱乐部无人接收,球队的基础设施被法警拍卖但收效甚微,当俱乐部在5次拍卖未果之后,破产的期限终于到来,球队破产意味着他们只能征战业余联赛,曾经无比绚丽的姐妹花却变成了一颗充满诅咒的彼岸花。

 

俗话说患难之中见真情,在帕尔马遭受灭顶之灾时,人们看到了这个世界上不仅有各种黑幕,还有伟大的人间温暖。帕尔马的球迷没有放弃对球队的支持,他们明白这支球队对于这个城市的意义,明白帕尔马城不能没有十字军团,球迷们走向街头表达着自己对球队的支持。在那段时间里,球队主帅多纳多尼放弃了薪水,用自己的腰包支持着球队的运转,曾经的锋线之王克雷斯波也加入了拯救帕尔马的行动,在退役后担任帕尔马青年队主帅的克雷斯波承担了球队的部分开支,足协副主席阿尔贝蒂尼为了减免俱乐部的债务苦口婆心的与意大利足协周旋,球队老将阿毛里、米兰特等球员也放弃了自己的薪水,免费为帕尔马效力。

 

就连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也在俱乐部发起众筹认购股份时想要捐款,足以可见人们对帕尔马拥有的情怀,曾经的意甲联赛又何尝不是一代青春的记忆,何尝不是一代人的芳华。正是这些人的支持让帕尔马重新燃起了斗志,帕尔马身上永不屈服的坚韧品质最终战胜了悲情,新帕尔马(帕尔马1913)再度走向重生。

三级跳,七姐妹再聚首

 


2015-2016赛季,帕尔马开启了新的重生之路,虽然球队因降入丁级别联赛流失了大量球员,但毕竟他们底子尚在,在丁级别联赛中他们所向披靡,以28胜10平积94分的战绩打破丁级联赛记录,但在2016-2017赛季进入丙级联赛之后,他们没能直接升入乙级联赛,经历了4轮附加赛的争夺才获得宝贵的升级资格。

2017-2018赛季,球队再次迎来股东变革,来自中国的蒋立章成为了帕尔马俱乐部的主席,而蒋立章自己也坦言: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是自己对意甲联赛的情怀和对足球的热爱。而这位来自中国的老板不仅拥有帕尔马的股权,他还是西班牙格拉纳达的俱乐部的主席,在中超联赛中,他又是重庆斯威的主席,另外他还是NBA球队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的小股东。

 

而帕尔马也没有让人失望,尽管他们在意乙前半段一度迷失,但好在球队在三月找回状态,不过联赛最后一轮他们仍然只位列积分榜第三位,与第二位弗洛西诺内相差两分,在最后一场向死而生的比赛中,帕尔马同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煎熬,球队早早获得领先,但对手弗洛西诺内也完成了逆转,最后时刻弗洛西诺内功亏一篑被对手绝平,球队凭借意乙联赛第二名的身份升入甲级联赛,曾经的意甲七姐妹再度聚首。此时帕尔马客场远征军化成了沸腾的海洋,球员们纷纷落下激动的泪水,而在这人群中,有一位带着队长袖标的老将宛如一座屹立的丰碑,清晰可见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的痕迹,也把他的名字刻在了帕尔马百年足球历史中。

不离不弃的卢卡雷利

 


在亚平宁的足球世界,一个人一座城的故事并不少见,比如巴雷西、马尔蒂尼、托蒂……这些为一个城市奉献了整个职业生涯的球员值得写入每一个俱乐部的历史,而帕尔马队中也存在着一座丰碑,他并没有一生一座城,但他对于帕尔马这支球队的意义,丝毫不亚于一生一座城。那句“和球队共进退,我死也不会离开帕尔马”的宣誓让无数人为之动容。

 

2008年,亚历山德罗-卢卡雷利加盟了帕尔马,开启了一段属于自己的与帕尔马共同的传奇。其实提到卢卡雷利,很多老球迷要更早了解他的哥哥:克里斯蒂亚诺-卢卡雷利,曾经的意甲金靴奖得主。而正是在“小卢卡雷利”加盟帕尔马之后,人们才更加了解“小卢卡雷利”的能力,球迷们渐渐不再叫他“小卢卡雷利”或者“卢卡雷利的弟弟”,而叫他卢卡雷利。

与哥哥身为前锋不同,弟弟卢卡雷利更擅长后卫的角色,对此卢卡雷利曾开玩笑说是因为年少时哥哥总仗着年龄大让他去当防守球员,但从现在来看,两个卢卡雷利都成为了意大利足球的佼佼者。在帕尔马的前几个赛季,卢卡雷利不仅成为了球队的队长,还用出色的发挥帮助帕尔马在2013-2014赛季重回欧洲联赛,但当帕尔马遭遇破产危机降级时,人们还是不由自主的讨论帕尔马是否会失去这位优秀的后卫。但卢卡雷利用自己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心,与帕尔马一起从业余联赛再起航,尽管他并不是从帕尔马俱乐部出道。

 

也正是拥有卢卡雷利这样的主心骨,帕尔马战胜了重重艰难,最终他们将再次站在意甲联赛的舞台,只是在经历三级跳的奇迹之后,帕尔马的阵容中将不在有卢卡雷利这名41岁的老臣,从2008到2018,从31岁到41岁,卢卡雷利渐渐成为了帕尔马的标志与传奇。升级关键战之后,老队长热泪纵横,他与帕尔马球迷疯狂的庆祝,他已经为球队复出所有。当球队再次回归意甲之时,也是他的落幕之时,但帕尔马的历史上不会再有6号球员,因为他属于永远的库卡雷利。

彼岸之花帕尔马

 


意大利联赛曾是世界上最出色的联赛,帕尔马也曾拥有属于自己的时代,曾经的帕尔马不缺乏出色的球星,佐拉、布冯、卡纳瓦罗、图拉姆、贝隆、基耶萨、因扎吉、米洛舍维奇、克雷斯波、吉拉迪诺、阿德里亚诺、穆图、卢卡雷利……但这支球队身上的确有着太多的挫折与磨难。而明天凌晨,他们将会迎来他们在本赛季意甲的首场比赛,梦想再度起航。

 


正如拥有着两种代表死亡诅咒力量的彼岸花一样,帕尔马俱乐部的身上也同样拥有这两种形态:一个是偏向于对痛苦与悔恨的彷徨与徘徊:堕落;另一个却偏向于对死亡的一种解释:新生。所谓天堂与地狱只有一线之隔,所谓恶魔与天使只有一念之间,帕尔马正是如此,在堕落中寻找新生,在新生后屡经堕落,在曼珠罗华盛开的天堂之路与曼珠沙华盛开的地狱之途中转换。

但这也是帕尔马让人迷恋与不舍的地方,经历了无数挫折之后,帕尔马总能在走向堕落时寻找新生,完美诠释足球的魅力,让人从兴趣变成热爱,因为热爱而想要去了解,了解后爱上它的一切,再到最后只为它的存在而存在。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