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康医疗子公司业绩异常波动 财务数据“大洗澡” 宋清辉解析

 新浪财经讯 近日,恒康医疗前三季度出现巨额亏损,亏损金额约为3.42亿元。造成三季报亏损主要系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所致,金额高达3.37亿元。

新浪财经在 《恒康医疗车轮式并购逾35亿商誉压顶 Q3业绩出现恶化》文中曾分析发现,恒康医疗通过车轮式并购带来逾35亿元的商誉,但是存在部分标的业绩未达标,也未进行相关减值,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复盘恒康医疗车轮式并购后发现,营业收入从个位数到双位数。截止2018年9月30日,营业收入约为27.71亿元。收入的暴增主要来自车轮式并购“创收”。车轮式并购为后并未给恒康医疗带来业绩的大幅改善,相反,今年第三季度业绩开始恶化,即使扣除计提减值损失的影响,其第三季度依然亏损。在复盘子公司业绩时发现,2018年上半年业绩也出现大幅下降,为何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选择在第三单季度而不是上半年呢?

新浪财经将通过深度复盘标的公司四川恒康源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康源”),同时结合近期实控人发生的债务风波事件进一步分析,以寻求以上问题的答案。

恒康源异常波动的业绩

2014 年恒康医疗子公司恒康源实现收入 8077 万元,净利润 2417 万元,2015 年实现收入 5799 万元,净利润937 万元,2016 年实现收入 6.94 亿元,净利润 2.59 亿元,2017年实现收入4.97亿元,净利润1.44亿元。

2016年收入较上年同比增长1097%,净利润同比上涨2778%;2017年收入较上年同比下降28%,净利润同比下降44%。业绩出现大幅波动。

 

单位: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恒康源2016年及2017年业绩一般对公司净利影响会在10%以上,但是今年半年报中并未列示在“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中。2018年上半年影响净利10%的子公司净利最小数为776.61万元,这或间接说明恒康源2018年上半年业绩低于776.61万元。2017年上半年恒康源实现净利约为1.05亿元,800万的收入占比仅为其8%。这或说明恒康源业绩又出现大幅下滑。

2013年11月6日,恒康医疗与李拓、李聂伟和曹作彬三人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恒康医疗以自有资金1.01亿元受让恒康源(原四川华济药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李拓、李聂伟和曹作彬共同承诺:恒康源自2013年10月1日起连续36个月内每12个月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00万元、2350万元和2400万元;若无法实现该收益目标,其差额由受让方在转让价款中予以扣减,或者由转让方以现金方式进行补偿。

收购恒康源形成的商誉余额约为8825.27万元,商誉未计提相关减值。新浪财经梳理其业绩承诺期发现,2014年完成,超承诺368万元,2015年未完成,与业绩承诺相差680.55万元2016年超额完成,同时这一年业绩也异常波动。

恒康源存疑的数据

新浪财经发现,2014年与2015年恒康源业绩完主要依赖非主要产品完成。恒康源的营业收入2014年与2015年分别为8059万元、5799万元,其中非主要产品收入占比分别为72%与69%。然而,当年收购公告称恒康源能加强公司对中药产业链的延伸,是基于公司进军中药饮片行业、布局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战略要求,有利于完善公司的产业布局,增强公司的整体实力和市场竞争优势。但是从2014年及2015年历史财务数据看,其主要品种贡献业绩相对较少。

 

上表可以进一步看出,2016年业绩为主要品种贡献,非主要产品为1344.91万元,但是经过分析具体客户(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后发现,该客户收入数据存疑,同时客户缴纳社保人数为0人,也让人生疑。

首先,对客户主业进行分析。在2016年当期前五大客户中,药品销售第二大为一家商贸企业,公司名称是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当期含税交易金额为9532.5万元。新浪财经发现恒康源非主要产品客户的销售收入与恒康源批露的非主要品种收入存在较大差异。

 

恒康源的主业范围是中药饮片(净制、切制、炒制、制炭、烫制、煅制、燀制、蒸制、煮制、炖制、酒制、醋制、盐制、姜汁制、蜜制、油制)、毒性中药饮片(净制、切制、蒸制、煮制)生产销售;无需含粮、棉、茧);农副产品销售。但是,2017年1月10日之前,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的主业为预包装食品兼散装食品、乳制品(不含婴幼儿配方乳粉)、日杂、百货/零售等。从主业范围对比看,2016年恒康源的主要产品是药片等,与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主业范围并无多大交集。因此,2016年恒康源销售给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应该为非主要产品客户。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当期该含税金额为9532.5万元,但是,2016年恒康源非主要产品收入仅为1344.91万元,数据差异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天眼查显示,直到2017年1月10日,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才将主业新增农副产品。此时,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主业与恒康源的农副产品才有交集。百度百科显示农副产品包含调味品、药材、土副产品等等。

 

其次,再分析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的缴纳社保数人数。

遂平县永幸商贸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4年8月26日。新浪财经发现,2016年及2017年,该公司缴纳社保人数为0人。那连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这样员工数是否可以匹配9532.5万元的交易额呢?巨额的订单业务显然与缴纳社保的人数不匹配。

 

一次计提逾3亿资产减值损失的“秘密”

2018年10月25日《关于全资子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显示,公司对恒康源的部分存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总计为3.37亿元。本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7亿元,将减少公司2018年1-9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37亿元,相应减少2018年1-9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3.37亿元。

关于计提原因,公司称由于恒康源经营的部分中药材品种于2018年第三季度进入产新期,因2018年产新量较上年大幅增长,对市场形成较大冲击,造成价格的持续下跌,基于谨慎性原则,为真实反映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于是决定2018年第三季度对恒康源的存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恒康医疗存货同比增长324.58%,其中库存商品增加3.69亿元,年报称主要是恒康源存货增加所致。增加存货的原因公司解释是2016年因前述自然灾害,公司预计原材料价格在未来一定时期内,将呈现上涨趋势,为降低成本,恒康源加大主要品种中药材原料采购,存货增加所致。

 

上文曾分析,恒康源今年上半年业绩或大幅下滑,为何会选择在第三季度而不是半年报报告期呢?

首先,从业绩上看。2018年第三季度亏损4.48亿元,如果剔除这项计提3.37亿元损失的影响,其第三季度也将会亏损约1.11亿元,这说明其业绩开始恶化业。值得一提的是,恒康医疗今年上半年整体盈利约1.06亿元。

其次,实控人债务爆雷风波爆发在第三季度。2018年10月8日公告显示,阙文彬已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将其持有的恒康医疗7.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57%)转让给张玉富,股份转让完成之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成张玉富。本次股权转让以偿债获股的方式进行,即张玉富替阙文彬及其控制的恒康发展清偿因股权质押产生的债务。

2018年9月18日公告显示,阙文彬先生持有的公司62000000股份被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794009999股份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794,009,999股份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

截至2018年9月18日,阙文彬先生持有本公司股份794009999股,占公司总股本42.57%;其累计质押股份790557230股,占公司总股本42.38%,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99.57%。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综上,业内人士表示,通过计提拉低业绩,给来年一个较低的起点,这种行为属于“财务洗澡”。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曾表示:“这样计提的好处是将公司的负面因素一起集中释放,减少企业未来一段时间盈利的不确定性。”(新浪财经 阿甘/文),原标题:恒康医疗子公司业绩异常波动 财务数据“大洗澡”

相关产品

评论